從社工領域跨到教育領域,其實是個不小的挑戰。

社工領域給我的訓練,讓我對學生可以比較有耐心,而一些無理要求的家長也能夠耐心溝通。

也比較會針對孩子們的言行舉止去做糾正。

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成長背景與學習方式,小班教學制的補教業,能更加注意每個孩子的成長。

孩子表現良好時,給予適當的鼓勵,但當孩子行為不妥當時,就該去修正。

我對於孩子的品性行為跟禮儀很要求,我的英文課不只是英文課,也是生活常規跟知識大補貼的課程。

坐姿不雅觀、拿著東西邊走邊吃邊玩、走路腳步十分用力、耍小聰明鑽漏洞....各種狀況花招百出。

有的孩子不願意去認識別的國家的風俗民情,當我在開場講述各國風情時,他會問我可不可以上課了?不然就是上課一開始就問什麼時候可以休息?

有的孩子對於靈異事件非常著迷,這樣的迷信來自於他的家庭,只是孩子年紀小不能分辨,當大人不斷的給予一些神秘色彩的故事,受到吸引的孩子久而久之就會信以為真。

我會搭配簡單的英文諺語,來給孩子灌輸正確觀念。

所以,針對孩子們對於靈異事件的好奇,我那次用seeing is believing很認真的跟他們上了一課....=.=

感覺是多少有些效果,因為他們開始懂得去分辨傳說還是真實。

我不一定要當個好老師,但是我要當個對得起我自己良心的老師。

『師者,傳道,授業,解惑也。』

當一天老師,我就會認真的對待這些孩子們。

給予愛的關懷,但也給予嚴格的行為要求。

希望這些未來的主人翁,能夠都是有規矩有智慧的國家棟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--

用講理,取代體罰,我的晚娘臉比藤條還可怕.....

--

創作者介紹

阿宅人妻的生活

muse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